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經過一段時間的開導與勸解, 看著嫣然漸漸展開的愁苦容顏,鍾情也終於有了略微的放心, 她沒料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嫣然也會為情

對朋友給他幫過忙,為他開銷過的,從無感恩之心,認為白撿的應該的。工作

經過一段時間的開導與勸解,
看著嫣然漸漸展開的愁苦容顏,鍾情也終於有了略微的放心,
她沒料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嫣然也會為情所苦,區區二十幾天,
她居然暴瘦了整整十六斤,整個人只剩下皮包骨,
原本紅潤的小圓臉,眼下已變成蒼白的尖下頜,
讓她每晚在穆宇軒的懷中,都忍不住強烈鄙視馬萬迪一番,
全然忘記當初自己拒絕別人時的冷酷無情。

聽著她的責難,穆宇軒也不以為意,她説她的,他做他的,
用不了多久,譴責就變成嬌喘,氣憤就變成激蕩,
他的耳邊也由不感興趣的內容,換成他最愛聽的美妙吟聲……

這天,鍾情放下了打給嫣然的慰問電話,鍾愛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看是姐姐,她有些愧疚,最近這段時間只顧安慰嫣然,
她都把姐姐給忽略了,“姐……”

沒想到鍾愛來電話是告訴她,三天後,她就會離開中國返回義大利。

聽到這個消息,鍾情不由焦急:“為什麼呀,姐,
投資不是得到九月份才結束嗎?”

“上面的安排,這種人事調動也很正常……”鍾愛的平淡,
彷彿説著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是她捨不得姐姐的離開,好容易與姐姐相聚同城,
這一別,不知又到何時才會相見。

當晚,鍾情姐妹與穆宇軒一起聚餐。席間,無論她怎麼勸姐姐留下來,
鍾愛都堅持已見,不予絲毫的鬆口……

--------------------------------------------------

第二天,時間一腳邁入六月份,依舊是每月月初固定的例行會議,
令狐夜的總結性發言結束後,習慣性地問各方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趁這個機會,鍾愛接過話,“我有個通知……”目光看向桌面,
不對向任何人,
“明天詹路卡將會與天然氣開發新的項目審計總監戴裏克一同來華,
後天,戴裏克將正式接替我的工作,我也會完全退出本次合作……”
一口氣説完,屋內眾人,除安其羅外均面面相覷。

自她開口的那一刻起,令狐夜便一眼不離地盯著她:“為什麼突然要走?”

對上他的眼,鍾愛坦然相告:“正常的人事調整。
”可他眼睛裏那異常明顯的失落讓她不得不轉開目光。

徐智也挽留:“鍾總監,我們合作這麼愉快,可不可以不作調整?”

“不好意思,公司的指令,我只能服從。”

會議室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很奇怪,鍾愛垂著眼,不再看向任何人,
整理好資料起身,率先步出會議室。

令狐夜低垂的目光裏,是別人看不見的情緒,慢慢站起身,慢慢地向外走……

該來的終須會來,該走的也終須要走,所有的一切,都是誰選擇的結果

-----------------------------------------------------

當鍾愛引著詹路卡和戴裏克與融資方正式見面時,
令狐的表現極為自然,客氣的寒暄,熱情的接待,沒有任何的異樣。
為了表達對鍾愛的歡送與戴裏克的歡迎,
永曄特於今晚設宴邀請摩利投資一行數人共進晚餐。鍾愛本要拒絕,
她還要在戴裏克出任審計總監前出具最後一份
本次合作的資金投入使用分析情況報告,不過,
面對詹路卡的出言干預,她不得不參加。

與戴裏克的交接很順利,永曄的財務一直非常清晰合理,
沒有任何的不妥,她相信,這個項目一定會取得很好的業績,
如果不是因為有孕在身,如果不是她必須要退出,
這個項目將會是她職業生涯的第二個亮點。但當前,她已顧不上那麼多,
如何保住這個秘密,如何生下這個孩子,對她來講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晚宴上,鍾愛依舊滴酒不沾,向永曄集團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後,
把自己餵飽,她提出先行離開,知道她還要出最後一份報告,
眾人就由她離去。

晚宴結束後,徐智將詹路卡與戴裏克送至房間,
令狐坐在沙發上遲遲不願起身,知道她遲早有一天會離開中國,
遲早有一天會離開他的視線,卻沒料到會如此突然。

他總感覺事出有因,卻怎麼也想不出究竟哪不對,
如果是因為她所説的恨自己,為何要在事發數月之後才突然離開,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項目進展一直很順利,沒有理由突然換人。

剛剛在酒桌上,鍾愛離開後,他旁敲側擊,
想從詹路卡那裏得到一些消息,誰知那老傢伙圓滑得很,
滴水不漏,刺探不出分毫,讓他本就煩燥不安的心更加的氣惱萬分。

自從昨晚得知她要離開,這種煩躁,痛苦、不安、
不捨便開始折磨著他,一想到從此可能再也見不到她,
他竟心生恐慌,即便當年與貝琳達離婚,他雖然痛苦,
也並未恐慌,而現在……第一次,
令狐夜開始懷疑自己的做法究竟對是不對,
曾經他再也不想為一個女人改變自己的決定,
曾經他再也不想為一個女人背負枷鎖,
卻沒料到會將自己逼至一個如此兩難的地步,如何取捨?如何取捨……

將還剩至大半的煙掐滅於煙灰缸,
彷彿被冥冥中某種神秘的力量牽引般,他起身向四樓走去。

她的辦公室裏,燈光果然大亮,令他腳下的步伐,不由緩了一些,
終是在遠遠地看見她的身影後,再度向前走去。

鍾愛剛剛結束報告,看著眼前的一切正兀自發呆,
聽見傳來的腳步聲,抬起頭看,是他,不由百般滋味,湧上心頭。

見令狐夜走到自己面前站定,鍾愛輕嘆口氣,別開了眼。

“是因為我嗎?”

他的聲音,低沉暗啞,聽起來令人心碎。

搖搖頭,鍾愛無話可説。可是突然,她的腹中就動了一下,
旋即,她意識到是胎動。她沒料到,
第一次的胎動居然是出現在如此場景,心,頓時巨痛,眼淚,
開始止不住的往下流:寶寶,莫非你也感覺到與爸爸離別在即?
莫非你也在不捨與他的分離?……可是寶寶,不要怪媽媽殘忍,
實在是他不能做你的爸爸,不要怪媽媽狠心,
媽媽比任何人都想給你個完整的家……

看著面前的鍾愛淚如雨下,令狐夜心如刀絞,
不由自主的握住她的雙肩,聲音幾許顫抖:“愛愛,不要走。”

流著眼淚,鍾愛緩緩的搖頭,淚為自己,
更為腹中那沒有爸爸的孩子,但是她不能不走,她不得不走……

面對著邊哭邊搖頭的鍾愛,令狐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猛地將她擁到懷中,強壓喉嚨的酸痛,開口乞求:
“留下來,愛愛,我給你一對一……”

靠在他的懷裏,鍾愛哭得止不住的顫抖,
她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只知道被他傷得有多痛,
她明明恨他惱他怪他怨他,他的血脈她卻怎麼也無法割捨……
可是他的過往,她已知,他的種種,她已曉,
你又讓她如何相信他的一對一,如何放縱自己受傷一次又一次?

哭著搖頭,哭著開口,話語,雖泣不成聲,卻不影響她的絕情:
“你我之間,一直都是個錯誤。”

面對如此絕情的鍾愛,令狐夜第一次發覺她的殘忍,她的話語,
倣若一把利刃,生生活刮開他的心臟,讓他撕心裂肺,痛徹心扉,
她恨自己!她恨自己!……她究竟有多恨,
才會寧願不曾發生過那一切,她究竟有多恨,
才會悔恨得如此淚流滿面,她究竟有多恨,
才會不願接受她曾經想要的一對一……

是,一直都是個錯誤,他要了她,是個錯誤,
他招惹她,還是個錯誤,所有,都是他的錯,
所以老天才會如此懲罰他,讓他愛上她,卻也得不到她……
懷裏的人兒,被他日夜渴盼,她的一切,他都那麼眷戀,
可是從今以後,他怕是再也見不到,再也抱不到……無力的感覺,
充斥他的全身,他愛的女人,就要在他身邊消失,他除了心碎俱裂,
除了甘受懲罰,再無其他……

掙扎再掙扎,狠心再狠心,終於強迫自己鬆開雙手,
面對面地站定,將她的所有,刻入眼底:“保重。”

緩慢的後退,難捨的別離,終在轉過身的剎那,淚,自他眼角落下……

望著轉身離去的令狐���,鍾愛淚水滂沱,腹中的胎兒似有感知,
又動了一下,讓她不由心生悲慟,寶寶,再看爸爸一眼,
也許今生,你們都不會再見……

-----------------------------------------------------

機場內,離別在即,鍾愛姐妹均眼泛淚光,拉著妹妹的手,
鍾愛細細叮嚀:“好好相處,好好把握……”

鍾情用力的點頭,努力的收斂淚水,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哭泣讓別離的姐姐難過。

轉過頭,鍾愛看向一旁的穆宇軒:“宇軒,替我照顧好情情。”

“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

鍾情的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下,她還有宇軒,姐姐呢?
姐姐又要孤身一人上路,“姐……”

輕輕擦去妹妹臉上的淚水,鍾愛輕輕笑道:
“不哭……我的情情,一向堅強……”

廣播裏,已發出登機的通知,再難的離別,終須離別,
再多的不捨,終須要捨,揮手告別,
看著姐姐與詹路卡在眼前消失,鍾情的淚水開始不住的傾瀉。
身後,穆宇軒將她緊擁在懷,“不哭,情情,想她,我們就去看她。”

是,她會去看姐姐,可她不能理解,十一年前,不願留在傷心之地,
姐姐離開家鄉,十一年後,她依然不肯榮歸故里,
依然獨自一人遠走天涯……

永曄集團總部總裁辦公室,令狐夜站在落地窗前,
望著天空中消失的某處,他的心,也跟著消失……

----------------------------------------------------

在丹麥住了近四個月後,穆正新與董娘夫婦於昨日啟程回國。
機場內,鍾情硬著頭皮與穆宇軒、穆宇盈兄妹同來接機。
她知道於情於禮她都應該前來,
可是一想到是以穆宇軒女友的身份出現在他父母面前,
她就感到難為情。雖然穆正新夫婦很和藹,
與他們的相處也一直很愉快,
可她仍然對稍後的見面緊張得不行,天如此熱,
她竟然手心直冒冷汗。

察覺到她的不安,穆宇軒握著她的肩輕聲安慰:
“不要怕,我爸媽都很喜歡你……”

點點頭,鍾情口中“嗯”聲答應著,其實她不是害怕,
她只是害羞,一想到自己此行的身份,她就不好意思,
一旁的穆宇盈抓緊每一個打趣她的機會:
“都説醜媳婦怕見公婆,你這俏媳婦怕什麼呀?”

鍾情漲得通紅的臉不知要垂到何處,她怕死了這位大小姐,
她不知道除了裝聾作啞還有什麼別的辦法,
她真想自己身懷金鐘罩或鐵布衫,
這樣面對穆宇盈的調侃時是不是就可以刀槍不入,百毒不侵。
更可氣的是穆宇軒站在一旁不但不制止,
反而笑意盎然地看著這一幕,最後,她將臉轉向別處,
決定對穆宇盈的每一句話都充耳不聞……

終於,看見穆正新夫婦的身影,幾人迎上前去,
穆宇盈率先與董娘擁抱一番後便撲進了穆正新的懷裏,
摟住爸爸的脖子不再鬆開,好半天才戀戀不捨地分開,
口中還不忘譴責:“爸爸你太過份了,怎麼能有了孫子就忘了女兒……”

董娘接過鍾情手中的花束正與她低聲細語,
聽到宇盈的報怨後笑斥她:“誰家姑姑還吃小侄子的醋,也不怕情情笑話……”

穆宇盈“哼”了一聲不以為意,讓出位置以容穆宇軒將花送給老爸,
鍾情也乖巧上前:“伯父,一路辛苦。”

“好,情情也來了......”

歡聲笑語,幾人一路向外走去,先回家稍事休息,
又一行朝酒店而去。穆正新夫婦臨回國前,
穆宇軒已經告知了父母自己與鍾情的關係,
董娘聽後在電話裏就樂出了聲,連説好好好,
今日見到鍾情更加的喜不自禁,合不攏嘴。飯桌上,
她讓鍾情坐在自己身邊説個沒完,鍾情也喜歡她的和善與開朗,
忘了害羞,兩人有問有答,歡快暢聊。

午餐快結束時,董娘對穆宇軒説道:“宇軒,你也不小了,
這終身大事可得抓緊,別拖得太久。”

話太突然,聽得鍾情的臉異常火燙,目光閃爍,尷尬不已,
身旁,傳來穆宇軒輕快的聲音:“我知道,媽。”

她的心,開始不安,為什麼一聽到結婚,她會如此迷惘……

對面的宇盈笑嘻嘻地接話:“恭喜恭喜,穆宇軒你好事終於要近了。”

身邊的董娘又説道:“宇盈,你二哥結婚後,家裏就只剩你了,
情情比你還小,你也得抓緊。”

沒有絲毫的羞澀,宇盈一本正經地對上她:“媽,我得在家陪你和我爸呢,
我要是嫁人了,你倆多沒意思……”

還未等她説完,話就被董娘打斷:“那可不行,男大當婚,女大當嫁,
我和你爸寧可不要你陪,也得把你嫁出去,等會兒我就問問你張姨,
看有沒有合適的小夥子……”

“哎哎哎,媽,你千萬別為我.操心,也用不著您操這份心,
你要是真想讓我嫁人,也成,哪天我領他百八十個回來,你看中哪個,
我就留哪個還不成嗎?”

董娘知道她在胡攪蠻纏,剛要有所表示,一直很少説話的穆正新插言:
“最近總和你在一起的那個小夥子是誰?”

頓時,包括穆宇盈在內的眾每人平均是一愣,接著就聽她反問:“哪個?”

穆正新不答反問:“你都和誰總在一起?”

想想,她恍然大悟:“你説康恩偉?”

此話一齣,穆宇軒和鍾情立刻一起盯向穆宇盈,可她的表情自然隨意,
彷彿沒有任何不妥之處。

她身旁的穆正新又問:“你們什麼關係?”前段時間在丹麥,
穆正新有位朋友打電話給他,恰巧聊起此事,
説連見兩次他家宇盈與一個高大帥氣地小夥子有説有笑的在一起,
剛才聊到她的終身大事,他便順口問了起來。

而穆宇軒未料到妹妹居然與昔日情敵走得如此之近,
鍾情則在生日過後未再與康恩偉接觸過,得知這一消息,也很意外。

“普通朋友,沒什麼關係。”

穆宇軒則表情漸冷:“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看著哥哥,宇盈坦然回答:“年初參加達喀爾汽車拉力賽的時候,
我的車出了意外,是他幫了我,退出比賽後,我閒著也無聊,
他又是第一次參賽,我就作了他的導航寶貝,回來後,
他約過我我幾次,一起聊聊賽車什麼的……可也沒總在一起……”

董娘的目光突然間變得熱切無比:“宇盈,那小夥子怎麼樣?”

調笑地看著老媽的變化,穆宇盈回復道:“不好意思,媽,讓你失望了,
他再好跟我也沒關係,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哎,普通朋友也可以慢慢發展嘛……”

未等董娘説完,穆宇軒打斷她:“媽,他不行……”説完又轉向穆宇盈:
“以後別再跟他接觸。”

除鍾情外,桌上眾人齊齊看向穆宇軒,董娘率先開口:
“那小夥子怎麼了?你認識?”

穆宇盈則��副不服氣的挑釁口吻:“穆宇軒,我交什麼朋友爸媽都沒管,
你憑什麼不讓我跟他接觸。”

“爸媽不知道他是花花公子,我知道。”

可宇盈並不買賬,不屑地反駁道:“你怎麼知道他花心,

再説就算他花心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你若不跟他接觸跟你就沒關係……宇盈,你第一天才認識他嗎?
還有,你們接觸這麼久,為什麼不告訴我……”

“喂,你不要因為跟他曾經有過節就把賬算到我頭上,
我跟誰接觸為什麼要向你彙報……”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董娘看著火花開始四濺的兄妹連忙出來打圓場:“
你們兩個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説嗎?我和你爸剛一回來,
你們就吵個不停……宇盈,既然他是花花公子,你就別再和他來往……”

穆宇盈的表情,難得的嚴肅:“媽,我們之間,並不是你們想像的樣子,
他那個人,也不見得就是你們以為的那種人……”

沉吟片刻,穆宇軒再度開口:“宇盈,無論你們是什麼關係,
也無論他是不是那種人,你都不要再跟他接觸,
我反對是因為我怕他別有用心,你是我親妹妹,
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被人騙。”

“哥,我不是小孩,我能分辯得出。”

“宇盈……”

還未等穆宇軒再説什麼,宇盈就打斷他:“哥你別説了,我的事,你不要管……”

一直未再發話的穆正新,沉默的看著兄妹二人,眉頭微蹙,不發一言。

一頓飯,最終不歡而散。

回公寓的路上,飯桌上一直不敢開口的鍾情勸穆宇軒:
“恩偉那個人,真的很不錯,沒有一般富家子弟的紈绔,
對待朋友很真誠,無論是對我,還是對嫣然,一直都很熱心……”

還在因妹妹而耿耿於懷的穆宇軒,此刻聽到鍾情也在為康恩偉講好話,
心中更加地有氣,不由嘲諷:“他的女人緣到真是不錯。”

遲疑了一下,鍾情還是開口:“也許……他並不花心……”

聽她如此一説,穆宇軒心念一動,問:“他對你,只當普通朋友?”

猶豫後,鍾情坦誠,“他曾經向我表白過”馬上,又安撫他:
“後來,我們就沒怎麼聯繫”

穆宇軒心中一緊,胸腔內漸漸瀰漫一種窒息的感覺,
目視著前方,他口中彷彿隨意的問道:“什麼時候?”

“三月份,我過生日的那天。”

想到她過生日時,他不能守在她的身邊,
反而是那個小子陪伴左右並開口表白,
想到康恩偉遭到情情拒絕後又與宇盈走得那麼近,
穆宇軒的心情愈加地煩躁……

看著身旁開車的穆宇軒,星眸看向遠處,臉上雖分不出喜怒,
但周身散發出的冷怒之意已毫無遮掩地外散,頓了頓,
鍾情又勸解:“宇軒,如果他們真的走到一起你不要橫加阻撓……”

又過了半響,穆宇軒才慢慢開口:“如果他騙了宇盈,我不會放過他……”

見她怔怔地沒有應答,他又接著説:“宇盈看著精靈古怪,
其實對於感情,她很單純,她的心裏,只有玩鬧,沒有其他,
她覺得兩人沒什麼,並不見得康恩偉也這麼想……
況且今晚你也見到了,宇盈對他那麼維護,普通朋友會是這樣嗎?……”

恩偉,恩偉會視感情為遊戲嗎?
他會為了報復宇軒而刻意接近宇盈嗎?……不會,
他雖然説處心積慮靠近自己,但他對嫣然同樣的熱心,
他不是那種遭到拒絕便打擊報復的人,他不會……當下,
鍾情輕聲安慰:“宇軒,你説過的,感情如人飲水,
冷暖自如,別人的事,我們還是少參與……”

“情情,別人的事,我一定不會過問,但宇盈是我妹妹,
我怎麼忍心眼看著她往圈套裏跳……況且,
就算不是圈套,將來你們之間又如何相處……”

鍾情伸手撫上他握在檔位上的手,輕嘆一聲,恩偉,
你與宇盈之間,究竟是什麼樣子?若真有那麼一天,莫要負了宇盈……

-------------------------------------------------------

母親的墓前,鍾情默默垂泣,身旁,是同樣身穿黑衣的穆宇軒。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母親過世已經五年,墓前,
也由一向獨來獨往的她,換成今日的兩人。

淚水,任由流淌,心中,幾多回憶,幾許酸楚,媽媽,
我領著他來,您願意嗎?親口答應過您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一定會讓自己快樂幸福,不知道今後有他的日子,
我是否能兌現自己的諾言,可是媽媽,原諒女兒的選擇,
我實在無法將他拋在一邊,自己獨活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將來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不能實現自己的諾言,
就當是我違背誓言的懲罰……

身邊的穆宇軒,陪立在她的身旁,面對著葬在此處的鍾情媽媽,
也暗自發誓:阿姨,請您的在天之靈放心,今生,
我一定會傾盡我全部身心,愛她,包容她……

上午的陽光照在墓園裏,灑在兩人身上,不覺炎熱,只覺暖意融融,
彷彿媽媽的手在輕輕地撫摸,不知多久,淚水漸漸止住,
兩人各自深深鞠躬,起身離去……

辦公室裏,鍾情再度為金秘書剛才投向自己的目光苦惱,
作為穆宇軒的首席秘書,她不知道總裁上午的行程,
而自己剛剛與宇軒一同在公司出現,又是同樣的黑色素服,
令金秘書看向自己兩人的目光再度若有所思。打開電腦,
鍾情安慰自己,算了,反正自己一直小心,也從未讓她發現什麼,
還是將眼前手裏的工作處理要緊,心,努力將不安拋開。

忙碌間,接到穆宇軒的電話:“情情,晚上我們出去吃。”

“好啊。”笑意不由在臉上浮現,只要和她的宇軒在一起,
去哪她都無所謂。

“抽空過來一趟……”

聽後,止不住的笑意忍不住擴大,日子久了,
兩人已經有了暗語,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
一句話,她均明瞭。當下溫柔回道:“知道了。”

電話另一端的穆宇軒,戀戀不捨的放下電話,他的情情,
他怎麼也抱不夠,怎麼也親不夠,怎麼也愛不夠。

敲門聲後,金秘書推門進來,
看到穆宇軒臉上那尚未褪去的溫柔笑容,心思一陣恍惚,
什麼時候,這笑容可以為自己綻放,什麼時候,
這溫柔可以容自己盡享……強迫自己收斂心神,彙報總裁接下來的工作。

--------------------------------------------------------

又是下班後,看著辦公區內空無一人,鍾情敲開了總裁室的門。
屋內,穆宇軒正在等她,見她進來,立刻擁進自��懷裏,
先親上一口,才作怨婦狀:“怎麼這麼久……”

鍾情嘿嘿一笑:“這不怕被人撞見嗎?”

“唉,跟你在一起,天天跟作賊一樣……”

防止他繼續訴苦,鍾情趕緊轉移話題:“我們去哪兒?”

“除了皇朝還能去哪……”穆宇軒的口氣依舊委屈萬分。
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兩人的情侶關係,
他們一般只能出入私密性較高的場所,比如皇朝。

“乖啦……”主動在穆宇軒臉頰吻了一下,鍾情拖著他的手向外走。

臨出門前,看鍾情又甩開自己的手,穆宇軒無語。什麼時候,
兩人才能像真正的情侶一樣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牽手?

電梯裏,她看著鏡門中反照出來的他,面無表情,
一臉肅然,憋不住,她笑了起來。

對著鏡門裏的她,他煞有介事:“嚴肅點,和老闆在一起不要嬉皮笑臉。”

她大笑出聲,明亮的眼睛閃著耀人的光輝,“知道嗎?
當初剛見到你這副樣子的時候,我特別緊張,怕得不行,
現在才知道,原來這都是你的表面......”

穆宇軒低下頭挑眉斜睨她:“現在不怕我了?”

鍾情頭一歪,視線對上他,頑皮地挑釁一笑:“不怕。”

話音剛落,穆宇軒一把將她擁至梯壁,動作之大,
連電梯都跟著一搖,嚇得鍾情不由失聲尖叫,
接著便聽見他低沉的聲音自頭頂傳來:“怕不怕?”

對著他的眼,他帥氣的臉龐就在自己面前,
嘴角含笑,她抵抗:“不怕。”

穆宇軒握住她腰的一隻手探入衣內,撫向她的肌膚,
邊向上挺進,邊邪邪地笑問:“不怕?……”

知道電梯內沒有監控,鍾情抗拒幾下未果,
不甘心的硬撐:“不怕。”可是聲音已小了很多。

他的手,已伸至她的後背,只一下,
便挑開了紋胸的扣子,鍾情不由驚慌:“宇軒……”

“不怕?……”

雖不願認輸,嘴已經不敢再硬,只有撒嬌:“哼~”

大手瞬間前移握上她的柔軟,她不禁又羞又驚,
立刻求饒:“宇軒,我怕,我怕了還不行嗎?”

他的聲音低沉中夾著邪惡的笑:“現在告饒,已經晚了。
”正説話間,電梯已經發出停靠前的鈴音,怕停車場裏有人看見,
她欲要將他推開,可他絲毫不為所動,
抽出一手按住電梯關閉鍵後收回身,從裙子下緣探入她的腰間,
伸入絲襪內撫上她的嬌臀,她將雙手橫在他的胸前,
驚恐出聲:“宇軒……”

眼前,是他蠱惑人心的笑容:“你要懂得,
不要試圖挑戰男人的尊嚴……”説完,低下頭,堵上她的唇。

不敢再惹他,只好順他的意圖繼續下去,吻,熱烈而美好,
身體,緊張而熾熱,神志,興奮而迷離……察覺到她艱難的呼吸,
他終於放開對她的鉗制,看著面前喘息不已,臉頰緋紅,
衣衫不整的鍾情,穆宇軒努力壓抑自己正在噴薄而出的慾望,
她總是輕易就能勾.引出他的本能慾望,總是他欲要懲罰她時,
最後卻變成他的自罰……

收回手,他低沉開口:“妖精……”

看著穆宇軒暗沉的眼眸,鍾情不由偷笑,剛剛,
她又明顯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同以往一樣,每到這一刻,
他就會收手,有時候她真想試試惹火一些,
看他到底能堅持到什麼程度,可又害怕他會真的收不住,
只有偶爾的午休和每晚的家裏,她才儘量配合,
讓他總是洶湧噴薄的激情在那一刻得到充分的釋放……

車至皇朝萬豪商務會館樓下,兩人通過VIP通道入內。這裡,
兩人已來過數次,她也知道這是令狐夜的産業,
外表看起來古樸大氣的建築,進入之後方能領略到其間的奢美與華貴。
聽穆宇軒説,幾乎市裏的每一位要人都是這裡的會員,
在這裡出入,儼然已成為一種身份的象徵。

進入包房內,剛坐定,侍者便敲門而入,
配物車上一大束嬌艷欲滴的淺紅玫瑰,
正經侍者手中遞交到鍾情的面前:“小姐,您預定的玫瑰……”

道聲謝謝,伸手接過,鍾情轉過頭含笑看著身旁的穆宇軒。
隨著侍者點餐後離去的身影,湊近他的臉,在上面印下一吻……

晚餐過後,穆宇軒提議開車兜風,鍾情欣然同意。車河裏,
邁巴.赫任意游動,車廂內,唯美音樂緩緩徜徉……

車,隨意而開,漸漸駛離市區,朝著本市一座佛教名山駛去。
山,並不見得如何高,卻因山頂的一座古塔與山腰的古寺而聞名。

車開至寺院處已無法繼續前行,停下車,
穆宇軒側過頭問鍾情:“爬山嗎?”

有些興奮,鍾情表示:“好啊。”自恃經常爬樓梯,她可有一定信心。

自後備箱裏取出兩人的運動鞋換上,又拿過兩瓶礦泉水及電筒,
兩人向山頂攀去。常年的上香遊客,
已將這裡的上山道路修成整齊的石階,雖相對安全,
仍需要一步步拾階而上。

夜幕下,朗月當空,密林中樹影婆娑,
空無一人的前後唯有此起彼伏的蟲鳴陪伴在他們左右,舉目四望,
不再見萬家燈火,有的只是凝神空靈的境界與爬到山頂的渴望,
倒是她日日爬安全梯,面對手電筒的光影下不時陡峭的臺階,
她依然有些吃力。

回過頭,穆宇軒問她:“吃得消嗎?”

“沒問題。”攀登已經過了一半,她又怎會輕易放棄。

中間,兩人小小的休息了一下,喝了幾口礦泉水,
涼爽的夜風一掃白天的炎熱,夜晚的山間,帶給人極為舒適的感覺。

再度向上爬去時,為了給自己鼓勁,鍾情開始唱歌,
儘管已經氣喘吁吁,儘管唱不連貫,她依然唱個不停,快樂無比,
歌聲傳過山間,回蕩耳邊,快樂的情緒感染著穆宇軒,
彷彿連叢林中的蟲鳴也因她的歌聲而停止傾聽……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攀登,兩人終於爬上山頂,月光下的古塔,
巍然聳立,彷彿為歡迎他們的到來,
塔上的鈴鐺在夜風中發出清脆的“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
山下的遠方,猶如螢火蟲般的星星點點,轉過身去,
便是夜幕下千溝萬壑的叢山。

擁著鍾情,穆宇軒兩人於塔前席地而坐。月亮斜掛於夜空,
發出淡黃色的光芒,映在遠處山體,分不清,辯不明,
卻自有一種朦朧隱約的美。身後,古塔的影子斜拉一方,
叮叮噹噹的伴奏依舊響個不停……

擁她在懷,穆宇軒問:“冷嗎?”

鍾情側回過臉,輕輕搖頭,“不冷,宇軒,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夜晚的山景……很美……”

穆宇軒親了親懷裏的寶貝:“在我心裏,有你的地方就是最美。”

將頭枕向他的肩膀,兩張臉靠在一起相依相偎:
“宇軒,如果時間就這麼停止,我們永遠都這麼坐下去,也是一種享受……”

吃吃的笑聲自她耳邊傳來:“那怎麼可以,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有些掃興,不由皺眉:“什麼?”

“做.愛呀……”

“哼~”臉有些發燙,不再理他。

星空下,鍾情突然開口:“宇軒,你愛我嗎?”

轉過頭,穆宇軒在她臉上印下一吻:“你説呢?”

側過臉,她又問:“有多愛?”

彷彿想著心事般,穆宇軒緩慢回答:
“我不知道,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你的生活,
當初我以為劉振國……那時候我只想親手殺了他。”

兇狠的語氣聽得鍾情心底不由一顫,下意識的,
環在他腰間的手緊了一些。

平復下自己的情緒,穆宇軒接著説:“情情,為了你,
我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彷彿怕她突然離去一般,
他緊緊的摟住她。片刻,又將她推離,抱著她,
讓她轉過身面對自己,開口:“情情,許我一生一世……”

看著他的眼睛,裏面熊熊燃燒的渴望讓她忍不住神迷:
“宇軒,一生一世,我只愛你!”

將她緊擁在懷,他被巨大的滿足包圍。突然,他童心大起,
帶著她起身,對向山間大聲呼喊:“鍾情,我愛你!”

頓時,山林的寂靜被呼喊聲打破,鳥兒們四處飛騰,
飄蕩在山間的回聲彷彿在重複他的心聲:鍾情,我愛你……”

興之所至,她也學他的樣子,衝著山林大喊:“穆宇軒,我也愛你……”

又是一陣回聲,兩人不由歡笑出聲,靠向他的懷裏,
她揚起臉問:“我這算不算山盟?”

他肯定:“當然算,不過現在看來,我還欠你一份海誓。”

甜蜜因愛而生,山盟因愛而立……


【感情】擒不禁的愛(1)
【驚悚】我身邊的恐怖經歷(1)
(1)媽媽~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
(2)戒掉吧!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
(3)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
(4)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
感謝您的支持~更多精彩好文就在~好心好文專欄!!
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
(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
當別人明白了,他富有了;當別人理解了,他成功了。任何一次機遇的到來,都必將經歷四個階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